文化永州丨李长廷:对一条路的回望

  • 作者:匿名
  • 日期:2019-11-22 07:38:37
  • 阅读量:1528

摘要:一次散步到曲河桥头,见纵横交错的路网以一种非常现代的姿势伸向前方,任由大小车辆梦幻般在上面展翅翱翔,我心的深处,陡生一种对于道路的崇拜之情。此时此刻,一条路的剪影,陡然间在我的脑际盘旋。历史是一节一节

有一次,当我走到曲河大桥时,我看到纵横交错的道路网以一种非常现代的姿态向前延伸,让汽车和小型车辆展开翅膀,在上面梦幻般地翱翔。在我内心深处,我突然对这条路产生了崇拜。鲁迅说世界上没有路,因为走的人越多,它就变成了一条路。人类应该扩大他们的生活空间,开辟道路,这可能是首要任务。因此,道路当然已经成为人类留下的最大文物。道路的演变经常反映出时代变迁的痕迹和人类文明最清晰的足迹。

这时,一条路的轮廓突然出现在我的脑海里。

半个世纪前,我坐在一辆旧公共汽车上,在一条主干道上超速行驶。那是1961年的夏天。我高中毕业,想去省会长沙学习。我有生以来第一次远行,第一次乘公共汽车,遇到了一条我从未见过的大“路”。激动得说不出话来。在那之前,我对这条路的印象只是那些粗糙的线条,像枯萎的藤蔓,粗的或细的,弯曲的或笔直的乡村。虽然我经常去连州捡盐的父亲多次向我描述过这条“路”的一些情况,但他没有印象,因为他没有亲眼见过。恐怕没有人能体会到我坐在车里时对那些远行的人的感觉。那时,我觉得我的心像一只快乐的小鸟一样,在车的周围飞来飞去。窗外,一阵阵灰尘扑面而来,但我坚持不关窗户。我直直地看着一排排的树、小屋、田野和昏暗或清澈的山影。我的心里充满了难以言喻的快乐。道路不平坦。汽车在上面颠簸。偶尔,我的身体会反弹,我的前额会碰到汽车的某个地方。我看到痛苦的星星。但是我一点也没有抱怨。我不会抱怨道路或汽车。我想起了我的一个表弟,他多年前去永州政府学习,走上了乌江的山路。当时,宁远县城到永州政府只有两条所谓的道路,一条是经过白家坪和顾芗山,另一条是经过包河铺和乌江。然而,我上了公共汽车,一步一步地爬上天空。一路上,为了释放心中涌动的激情,我反复背诵了一首没有在窗外结束的诗:汽车仿佛在飞翔,穿越鸭绿江。

就像飞行一样——那一年的感觉现在似乎有点荒谬。难怪我20岁前没有走出县城。平时,我在这个世界上步行。乍一看,当我上车时,我的心情自然就不同了。在我的记忆中,汽车在黄昏时分到达曲河。在等渡船的时候,我下了车,爬上一个高坡,凝视着远方。但当我看到群山重叠,田野荒凉时,我突然心里叹了一口气:从宁远县城到冷水滩,穿越群山和渡口,连快车都要跑一整天。世界如此遥远!距离几乎是无限的!我什么时候能拉近我的家乡和外界的距离?

人们的感觉真的很奇怪。当我站在曲河渡口时,我觉得我离家乡很远。仿佛我已经走到了一天的尽头。今天,当我站在曲和桥上时,我觉得自己好像站在自己的门口,一点距离都没有。恐怕原因与大规模的道路改革有关。四通八达的道路网正在改变一切:速度、距离、概念、思维...时代在改变道路,道路在改变时代,世界离我们越来越近。

唰的一声,一辆车静静地停在我身边。

一个年轻人下了公共汽车,经常向我挥手。仔细看,他是我的一个堂兄弟。

“叔叔,我今天中午请你喝一杯。”说着一把拉我上车。上车坐下后,我和表哥解释了为什么他父亲一大早就从家乡的河里钓到了一条3斤的鱼,并坚持要我回去尝尝新鲜的东西。那时,我还是糊涂,不停地说不,今天下午我有工作要做。我表哥这时笑了:你认为是北京吗?你不回家吃午饭吗?不到两个小时的路程,不会耽误你的生意。我表哥的话突然让我想起来了。是的,现在回到我的家乡就像在一条长街上来回走几次。速度令人难以置信。当我想起半个世纪前一整天的旅程,我不禁感到困惑,这段旅程现在已经被改写成两个小时了。

坐在表哥的车里,我的脑海里萦绕着道路的轮廓。平时,当我们谈论时代的变化时,我们面前出现的不是那些红色和绿色的长街,也不是那些排成一排靠得很近的高楼。然而,改变我们世界和生活的恰恰是我们脚下的道路工程!路。路。路。只有道路才能带领村庄走出圈地,带领城市走向繁荣,带领人类创造神话!

历史一段一段地从这条路上走来。回首一条路,不仅是对现实的由衷钦佩,也是对未来的向往。为我们伟大的时代歌唱,为我们不断变化的祖国歌唱,为享受便捷道路的人们歌唱!

上海十一选五 500万彩票 pk10投注网 甘肃11选5投注 山西11选5投注

    (作者;匿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