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者||他弃医从文,苦学俄语翻译无数苏联作品——鲁迅先生和俄

  • 作者:匿名
  • 日期:2019-11-01 19:09:47
  • 阅读量:1421

摘要:中国近代伟大的文学家、思想家、革命斗士,这一面的鲁迅,是为人所熟知的形象。他在各个领域都卓有成就,而他一生的文学创作更是与俄罗斯文学的发展有着脱不开的关系。此后鲁迅又编过《文艺连丛》等,其中也不乏俄国

资料来源:https://zen.yandex.ru

这篇文章来自讲俄语的国家。

从1936年至今,王先生已经走了83年。你觉得鲁迅怎么样?这是我年轻时背诵“从白草花园到三池映月”的读书声,还是一个接一个关键测试点的名言?或者是鲁迅的老黑白照片,一缕轻烟从他的手指间绿色的灯光和黄色的纸卷之间缓缓升起。

从教科书上知道的鲁迅是平淡甚至晦涩的,但鲁迅实际上是有趣和多方面的。

鲁迅是中国现代伟大的作家、思想家和革命战士,是一个著名的形象。但是除此之外,鲁迅在其他方面也相当有成就。他热爱食物,追求生活。他也擅长设计和绘画。他还是一名精通日语和俄语的翻译。他在各个领域都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他一生的文学创作与俄罗斯文学的发展密切相关。

在日本留学后,他开始对当代世界文化的发展有了更清晰的认识,对中华民族的未来和命运有了更现实的思考。然而,他并不是一个“挥舞手臂并呼吁大量回应”的英雄。他的思想和感情不仅超出了当时大多数中国人的理解,所以他逐渐意识到他应该做什么:在一个有许多强国的现代世界里改变中华民族的悲惨命运,首先是改变中国精神,而擅长改变中国精神的第一件事就是文学和艺术

除了自我创作和写令人印象深刻的文章,王先生还非常重视文学翻译。鲁迅一生翻译了大量作品。自1903年开始使用翻译笔以来,据不完全统计,鲁迅翻译了大约239万字,其中苏联文学最多。他认为文学翻译是为了弘扬民族精神,是为了“尽最大努力向当地人民输送一些实用的精神食粮”,开阔他们的视野。因此,鲁迅的翻译目的是明确的,选择的目标是优秀的。自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以来,他开始把更多的时间和精力集中在俄罗斯古典文学和苏联文学的引进和翻译上。

自1903年以来,鲁迅翻译了雨果的散文《尘埃的哭泣》和凡尔纳的科幻小说《地下旅行》。然而,自1909年以来,他的翻译作品主要集中在俄罗斯作品上。最明显的例子是鲁迅和周作人在1909年联合翻译的“域外小说”。这部外国作品集在翻译和介绍外国文学方面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然而,在外国小说集里,俄罗斯作家是最有选择的。这不是因为巧合,而是为了表明“俄罗斯文学是我们的导师和朋友,因为从那里我们可以看到被压迫者善良灵魂的斗争”

当时,苏联尚未建立。俄罗斯人民和中国人民生活在同一个热水中。农民起义一个接一个地推动了历史变革。俄罗斯文人也在努力奋斗,不愿屈服于这个黑暗的世界。这种精神正是鲁迅先生所需要的,也是他当时想传给中国人民的。

他先后翻译了《毁灭》和《十月》,以及苏联短篇小说和果戈理、高尔基名著的翻译。这些都能反映人民的生活和普通人面对战争的思想感情。人们读完之后会觉得离节日很近。乱世的真相变得简明易懂。

1930年上半年,上海神舟国家光社邀请鲁迅编辑一系列新的俄罗斯文艺书籍。鲁迅起草了10种书籍,命名为“现代文艺丛书”。四种书出版后,由于国民党政府的干预,被停刊,有些译本被其他出版社出版。这10部作品基本上是20世纪20年代苏联文坛上重要的小说和戏剧,如《铁流》、《毁灭》、《静静的顿河》、《装甲列车》、《叛乱》、《解放的唐吉克德》、《浮士德与城市》、《十月》。此后,鲁迅编辑了《文学丛书》等作品,包括俄罗斯和苏联文学。就这样,果戈理、托尔斯泰、陀思妥耶夫斯基和高尔基等一大批重要的俄罗斯作家开始将他们的作品输入中国。

在苏联作家中,鲁迅最崇拜高尔基。高尔基的小说是在清末传入中国的,但很长一段时间,“它并没有被很多人注意到。即使有一两个翻译是偶然的,只是因为他描述的人物很特别,但他们并不总是觉得有什么重大意义。”原因是什么?

高尔基”是“底层”的代表和无产阶级作家。中国老知识分子阶层不同情他的作品是很自然的。”在中国文坛关注高尔基之前,鲁迅就已经发现了作家的价值。

然而,这并不像你想象的那么简单:“文学人真的有眼光穿越时代,超越普通人,一目了然地发现世界文学巨匠”。事实上,鲁迅对高尔基的理解已经逐渐加深。1925年,鲁迅写了《操!》在文章中,高尔基曾被提到“他写的许多小说都是无耻的”。第二年,当他写《自由的浪潮:简介》时,他说高尔基的作品不是很有礼貌。他说,“他作品中的人物仍然活跃,但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必须成为流水账。”在随后的几年里,鲁迅逐渐阅读了许多马克思列宁主义文学理论和苏联文学作品,他的世界观开始发生根本性的变化。男人总是必须成熟,总是回来对自己诚实。

1933年,他在1月9日的中文翻译前说,高尔基和其他苏联作家作品的翻译“意义重大”。从那时起,鲁迅的态度开始发生根本性的变化。后来,当他看到陶芬为高尔基编辑的广告时,他写了一封信说:“这真是给中国青年的一份好礼物”。

1934年,高尔基著名的《母亲》中文译本出版。鲁迅认为:“当《母亲》一出版,革命者们就说这是一本‘最及时的书’,而且不仅仅是那时,我认为现在也是,特别是在中国的现在和未来”。因为这部小说让人们“看到黑暗的政治和挣扎的群众”。鲁迅还称赞高尔基的《俄罗斯童话》,并亲自翻译。他说:“在短短的16篇文章中,他写了关于老俄罗斯人的生态和疾病,而不仅仅是老俄罗斯人,所以这项工作是世界性的。即使当我们中国人看的时候,我们也经常觉得他在谈论我们周围的人,或者他在他的顶门上插了一根大针。”

1935年8月,鲁迅在给萧军的信中写得更深刻:“对于高尔基来说,这很好,我认为没有人能与之相比。”鲁迅似乎已经完全爱上豆子了。在他去世前不久,他还热情地称赞高尔基是“战斗的作家”,“生命受到崇敬,死亡为哀悼做准备”,“他的整个身体是群众的团结,所有的情感都是相通的。”

鲁迅对俄罗斯文学作家和作品除了有特殊的感情外,他对俄苏文学作品的翻译也有“鲁迅式”的风格。

首先,他的翻译是准确的,这是翻译的基础,但也相当罕见。当时,中国翻译行业的发展还不成熟,专业要求也不多,懂外语的人也有自己的特点,这在一定程度上给了译者很大的“创作空间”。有些译者经常曲解原文,随意翻译甚至省略整篇,但鲁迅对翻译非常重视。他不仅逐字编辑和校对别人的译文,并以多种方式进行检查,而且自己翻译时也逐字思考。这真是一项艰苦的工作。他也尽力找出一些细节。选择翻译后,我们会尽最大努力保持作品的原貌,不会因为我们的主观倾向而改变它。因此,一些学者对他的翻译方法不满意,认为他坚持“相信而不是反对”破坏了外国作品与中国文学习惯的融合。

事实上,这种说法有些道理。后来的学者也发现鲁迅的版本粗糙而难以理解,更愿意接受译者翻译的后来版本。

事实上,鲁迅不仅尽力传达原作的异国情调,而且尽力传达原作的异国文化特征。外来文化引进后,应进行消化、吸收、转化和融化等。从而为中国古代文化注入新的营养。例如,他对《死去的灵魂》的翻译,作者和译者对本民族灵魂的折磨,尖锐的讽刺,都是鲁迅翻译中的统一宣泄。也正因为如此,鲁迅先生才是跨文化精神食粮运输的真正先驱。

今天,鲁迅逝世80多年后,中俄老大哥的关系开始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越来越多的俄罗斯文化被引入中国。所有俄罗斯人都可以继承老人的笔,继承他未竟的事业,为俄罗斯和中国文化的传播做出自己的贡献。在这漫长的80年里,王先生留下的话语和精神将永远激励我们,并将永远延续下去。演讲结束时,鲁迅把它送给了所有讲俄语的人和所有中国青年。

“愿所有年轻的中国人摆脱冷空气,不听那些自暴自弃的人的话就向上走。能做事,能发声。有一小部分热量和一小部分光。就像萤火虫一样,你也可以在黑暗中发出一点光,而不用等待火燃烧。ゥ?

湖南快乐十分

    (作者;匿名)